村民们的老宅子10年租金可达20多万元
2020-11-20 11:5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庆元县委书记杜光旻:治水虽然这个投入大一点,见效可能也是不那么快,甚至我们当前发展速度还会受点影响,但我们觉得还是应该负起这个责任,为以后的发展打下一个基础。

范作旦:松溪河地表水,我们天天在测,我是看着它慢慢变清的,特别是近两年,常年水质在二类水标准以上。

陈金仁:一到这边就被这边的山山水水吸引,觉得到处都是画画的题材,原生态保留非常好,这边的环境让我整个人的身心都安静下来。

2008年,庆元县大胆提出:取消东部13个乡镇的工业考核,舍弃财政上千万,同时收回28座电站的开发权。2013年的全省治污水保供水等“五水共治”行动中,只有2亿财政收入的庆元县却毅然投入1.66亿元治水。

今年年初,一座崭新的六角凉亭的在浙江庆元县新窑村与福建松溪县岩下村交界处的松溪河边落成,两县村民放起鞭炮,敲锣打鼓,4位来自福建的七旬老人摸着石碑感慨不已:

松溪河,闽江水系源头之一,发源于浙江庆元,流入福建松溪。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庆元县造纸、染化等高污染企业相继投产,工业废水直接排松溪河,时任松溪县环保局长吴孔仙回忆说:

陈金仁:像这幅画的画面里,就是日出时分,三四条小船在这边撒网捕鱼,比较自然和谐的一个画面,这种风景是很难得的,我把它用画笔表达出来。

如今,松溪河水终于清澈起来,亲水亭碑,记载了这里发生的沧桑巨变,见证了浙闽两省的亲水亲情。松溪河水质监测站负责人范作旦告诉记者,河里的鱼虾如今又多了起来:

蔡建熙:一个是发展竹制品产业,从这个一家变成40多家,产值现在是作为全国最大的一个竹制品生产基地。还有当时是“一支铅笔”,原来一家铅笔厂现在变成全国最大的一个铅笔生产基地。

福建画家陈金仁正在浙江丽水市瓯江边的“古堰画乡”修改他的画作。这里恬美宁静的原生态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美术爱好者前来写生,逐渐形成了丽水巴比松画派。陈金仁说,十年前他第一次踏上这个生态与人文完美融合的小镇时,就再也无法离开。

随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文明发展理论的提出。庆元县开始立足当地农林资源丰富的优势,尝试走一条绿色化工业发展道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十年前,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到浙江安吉考察之后,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也由此开启了浙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新征程。

当年调查测试显示:水中化学耗氧量超过国家标准22.7倍,挥发酚超标137.5倍,松溪县农业产量锐减,鱼虾荡然无存,连电站水泵都惨遭腐蚀。

“古堰画乡”得名当地具有1500多年历史的通济堰。既有历史文化底蕴,又有优美山水。当地政府将古堰画乡当做重点文化产业项目培育。十年来,共吸引上百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绘画大师入驻。

2015年起,浙江对庆元等县26个经济欠发达县取消了gdp考核,重点进行环境指标的考核。山更青、水更绿,高端乡村度假旅游、生态文化产业等业态正逐步繁荣兴盛,绿水青山正在变成金山银山。欣赏过松溪河边的亲水亭,再来感受古堰画乡的魅力。

吴孔仙:我们松溪抽水站就是抽庆元造纸厂排出来污水来吃。我们的县委领导、县长三天两头给庆元挂电话,我们就把造纸厂一个领导叫过来,勉强它停了,停了没有多久,春节过后它照样生产。

丽水瓯江风情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任徐建林:自然生态是不可复制的东西,一定程度上保护比开发更为重要,实现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

蔡建熙:这几家厂关了以后,工业税收从2000多万降到只有500多万;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只有一条路,就是发展,“腾笼换鸟”,换项目。

老人:今天可是我们福建人民最值得高兴纪念的日子,闽浙两省交界的松溪河 “亲水亭”落成了。

1996年福建文真强等5位官员进京上访惊动全国。而后庆元染化厂厂长许涛被捕,成了浙江因破坏环境被判刑的第一人。内外的压力,让庆元县不得不关闭造纸、染化等污染企业;当年主抓工业的庆元县副县长蔡建熙回忆说:

如今,十年过去了,浙江的山在变绿、水在变清、天在变蓝。在实践两山理论的道路上,浙江省源源不断地把生态优势化为经济优势,立体地向人们阐释“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转化关系。而在加快建成美丽中国先行区的征程中,首先开启的就是波澜壮阔的治污之路。

生态通过人文变成了财富。2010年至2014年,仅油画产值就从300万增长到1500万。村民们的老宅子10年租金可达20多万元。十年来,古堰画乡农民人均收入从3000元增长至12850元。